郝吃的團子

all出久催婚大隊,主all出久,轟出、心出、死出、治出、勝出、轟出勝。
出久是世界瑰寶,不可攻,主角總受美好。
巨雷轟受、爆受、死受、心受、治受,那樣太過OOC,當然歡迎拉黑還是怎樣。
偶爾產圖文的懶癌人,最大的願望就是買出久周邊買得多。

在某篇动态看到结果脑洞大开######

p2梗來源

10/9轰出日快乐! ! ! ! ! ! ! !

顺便提早庆祝万圣节! ! !

他们是瑰宝QQ


他們真的美好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永愛小久💚💚💚

 

这几天考试还不怕死在画画#####但也值得(诶)

小久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啦呜呜呜呜呜



我不管我不管,这才是胜出(不

当作他们结婚的发言(很好


【轰出】是伙伴,不是恋人

FB版面的文手挑战点文WWW一边吃玻璃一边搞自虐((

 

*轰单向恋注意

 

 

注意绿谷的日子轰记起来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但何时开始将目光放在那个墨绿头发上的时间,轰他却有些忘却,大概是,对他呐喊的那一天吧。

 

等到这份萌芽的情意被轰发现时,已经接近雄英毕业的那天。

 

在毕业典礼上,那个还带着初进来的青涩脸庞泛上泪光,哽咽的拿起老师给予的毕业证书几乎泣不成声。

 

尽管已然到了最后一刻,泪水如同过去般泪腺发达地倾下,但那双眸子却依然笔直向前看去,那是令轰他一见钟情的坚定。

 

即使后来各自分道扬镳,但彼此还是会联络以前的同学偶尔出来叙旧。

 

轰毕业后选择到安德瓦的事务所学习,虽然还没有真正放下过去的执念但轰认为时间能够让自己适应,但依然会有意无意避开安德瓦的接近。

 

选择不代表接纳,轰当初给安德瓦的话仅仅只有几字,但他不否认此刻的对方有在为了他们做着补偿。

  

有时A班的学生们会抽出大家能够休息的时间出来聊天聚会,而轰也不例外,虽然比起其他人他的时间来得紧凑,但不知为何,只要有绿谷的出席轰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第一时间抛下前来赴约,这让不少同学隐约察觉端倪却没有说破。

 

本人都没有跳出来解释,他们自然也不会随便去揣测别人的想法。

 

当然还是有些不怕死地向轰搭话调侃,但过程中轰却没有任何反驳或是应答,他不愿因为这样的心思而破坏与绿谷之间的情意,友情以上,却没有到达恋情。

 

要是因为这样而被对方知道,他不知道对方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是害怕?恐惧?厌恶?还是......反感。

 

轰从来没有期望绿谷能够喜欢上他,他认识绿谷也只有三年之久,何来熟识?何来了解?

 

所以他只是远远地看着,看着那个依靠自己努力而成为独当一面的英雄的人,他渴望能够站在那人身边,哪怕只是朋友的身分。

  

这个愿望的确实现了,只要绿谷有出勤便会邀请轰当搭档一起出动,那份喜悦是轰从为感受过的情感,仅仅只是站在对方身边作战,他就有说不出的满足感。

 

一天的出勤过后,绿谷主动邀约轰一起去吃饭,轰也没有拒绝而答应前去。

 

「其实我还是不太相信轰君竟然会愿意当我的搭档呢,感觉还是有些不太真实啊。」

 

坐在对面,绿谷有些腼腆地抓了抓那头依然不变的头发,雀斑的地方浮上一层薄晕,轰明白那是对方高兴的象征。

 

「嗯。」

 

听到此话,轰也只是应了一声点了下头并未说些什么,但握着杯缘的手却悄悄用紧力道。

 

「明明轰君可以选择更好的人当搭档,例如八百万同学或是饭田同学,选择我真的很意外呢。」

 

绿谷像是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地笑了几声,这让轰不禁蹙起眉头来。

 

「绿谷你的实力不输给任何人,而且我是自愿选择你的。」

 

轰尽量轻描淡写地说着,但内心却犹如奔腾千万地无法平息,毕竟就连他也没有预料到对方会选择他作为搭档。

 

「我很庆幸,此生能遇见你。」

 

轰的双眸笔直地望向绿谷的翠绿眸子,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这让被突然看向过来的绿谷有些证住,但随后却是一抹笑容映入轰的瞳孔里。

 

「谢谢你,轰君。」

 

绿谷的内心被轰这么一句话而温暖起来,他露出的笑容让轰也不禁弯起嘴角。

 

也罢,只是朋友也好,只要能够待在你的身边。

 

他也甘愿。


【轰出】初雪

 

*雄英背景

*小甜饼

*轰出真的好好嗑呜呜呜呜呜

 

 

 

 

眺望稍纵即逝的星空,轰焦冻偶尔会到房间外的阳台吹风或是漫无目的的看着夜景,心思总会在这时候随着时间过去而慢慢消失。

 

接近冬季的气候总是在夜晚特别寒冷,但对于能够调节自身温度的轰焦冻而言却不足为惧。 


曾经听有人说过,他的双眸很像夜空的缀星,他当时只是淡淡否认,那个人却一再坚持,还露出不输星辰的灿烂笑靥捧着他的脸一字一字像是怕他听不见似地说着:

 

───轰君,不用害怕你那双眼睛,因为我很喜欢。

 

明明你才是最耀眼的啊,绿谷。

 

自天殒落的一束心愿,萌芽的是当时对于眼前人的情愫。

 

如同流星淡淡地消融而逝,却永远停留在他的心中。

 

 

 

 

轰焦冻在今天的训练课程结束后擦了擦身上的汗,转头看去还在一旁训练的绿谷出久,不知不觉养成习惯地站在绿谷出久的身旁默默观察。

 

「诶?轰君你的已经结束了吗?」

 

正好绿谷出久已经差不多结束自己这边的事情,往一旁看刚好对上轰焦冻的视线,于是跟平常一样上前去打招呼。

 

轰焦冻见状,忙着掩盖心里的不安装做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

 

「嘿嘿,果然比我快啊,这次必须得提升脚的灵活性,啊!等等还得再去问老师之后的要怎么加强。」绿谷出久一边喃喃自语的同时没有注意到轰焦冻此刻目不转睛的视线。

 

这已经不是轰焦冻第一次看见绿谷出久这样的性格,事实上轰焦冻很喜欢这样不服输的绿谷出久,甚至是微笑的样子,对于其他人是习以为常,他却是那么珍惜。

 

「绿谷同学轰同学!等等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饭?也可以互相交流刚刚的训练。」

 

走来的饭田无意间打断轰焦冻与绿谷出久的独处,但两人似乎也丝毫没有发觉刚刚的气氛形成一个暧昧的氛围,只是一起看向了饭田。

 

「恩。」

 

「那就一起吧!」

 

没有拒绝饭田的好意,轰焦冻和绿谷出久回以答覆后三人便各自散开先行换衣。

 

 

「喂喂我说,今天的训练可真是累死了,有好几次我都中途放电过多了。」在食堂上上鸣不嫌吵地说着今天所发生的每一件事,而这个举动大概持续了十来分钟最终被受不了吵杂的耳郎一个插孔才勉强安静下来。

 

「你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别再说了。」耳郎一个眼神过去一下子就让原本想要反驳的上鸣关关闭上嘴巴,一旁的切岛见状只能安慰地拍了拍上鸣的肩膀。

 

「我们就安安静静吃饭吧。」

 

「绿谷,要吃荞麦面吗?」

 

不受旁人影响,轰焦冻将一些荞麦面分享给同桌的绿谷出久。

 

「诶?那么我也给轰君猪排好了。」

 

绿谷出久也不疑有他,也将碗里的一块猪排给了轰焦冻。

 

如此有默契的举动身为同班同学的大家也习惯似地装做没有看见。

 

──你们是老夫老妻吗! ! ! ! ! !除了在座唯一对此举忿忿不平的爆豪以外。

 

「对了轰君,今天晚上有空吗?想请你陪我出去一下。」

 

在快要吃完午餐的时候,绿谷出久问着刚将面咽下的轰焦冻。

 

轰焦冻想了想今晚的安排也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便点头答应。

 

「嘿嘿,那么说定了,今晚在外面见。」

 

那时候轰焦冻很好奇究竟有什么事情能够让绿谷出久如此高兴,原本想问话却被绿谷出久露出的笑容又吞了回去。

 

到时候再问绿谷吧。

 


轰焦冻觉得时间过得很漫长,明明离放学时间只有十分钟他却在座位上仿佛等了一整天般坐立难安,直到铃声一响,班上大多数的学生纷纷像是解脱般长叹了一口气,他也不例外,只是在心底暗自松口气。

 

「喂绿谷,今天看起来很开心啊,发生了什么事情?」坐在不远处的上鸣揪着绿谷出久的笑容悄悄探过去,满脸都是八卦的表情。

 

绿谷出久像是被抓到伸手挠了挠脸颊,「嘿嘿,这是秘密。」

 

上鸣见状露出调侃的笑容撞了撞绿谷出久的手臂一边笑道:「想不到你也有这一面啊绿谷,小看你了。」

 

轰焦冻看着绿谷出久和其他人的互动,有些在意刚刚从对方口中说出的秘密一事。

 

一想到可能是关于要跟自己今晚碰面的事情,轰焦冻心口上流过一丝暖意。

 

为什么时间可以过那么久?

 

 

到了约定的时间,轰焦冻掩住内心的期待和焦虑,穿上了薄外套便走出了房间到跟绿谷出久约定的地方。

 

抬头看着天空上缓缓飘下的白雪,轰焦冻伸手张开掌心任由一片片雪花掉落下。过了一会儿,听到从远处传来急促的踏步声,他知道,那个人来了。

 

「轰君抱歉!!明明是我邀你结果来迟了……」绿谷出久看到要碰面的对方已经到了感到有些抱歉,因为跑步的关系呼出的气都形成团团白雾。

 

「没关系,我也才刚到。」

 

轰焦动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毕竟想对方的时间几乎就占掉一大半的等候。

 

「说起来,绿谷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情?」轰焦冻见对方稍微平复过来后才不疾不徐地问话。

 

「啊!对了差点忘记,是要把这个给轰君你的。」

 

「?」

 

轰焦冻不明所以地看着对方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个小盒子,当对方打开盒盖时,轰焦冻看见里面放的是一只雪白的玻璃兔,可能是因为怕沿途中撞碎周围还放着软布缓冲。

 

「这是......?」

 

大概是很惊奇对方会送这样的礼物,轰焦冻微微睁大眼睛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盒子,有些愣住。

 

「原本是想做一只雪兔但想说不容易保存所以就请其他同学帮我挑选适合的当作礼物了。」

 

绿谷出久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因为早上他的确特定到雪地里做了只雪兔原本想送给对方但出去房间后却忘了关掉暖气结果跑回来查看融化成了一摊水,最后才决定拜托其他同学帮忙自己一起去挑选适合对方的礼物。

 

「为什么要这样做。」

 

轰焦冻不明白,对方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心中隐隐约约有着一股躁动,好似对方只要再说任何一句话,那份情感就会倾泄而出。

 

「因为平时受了轰君很多的照顾而且轰君还陪我做功课陪我练习,想说送给你礼物当做平时的谢礼......啊!是不是给你造成困扰了!! 」

 

绿谷出久以为轰焦冻问出这番话是因为自己造成妨碍到对方而慌张地比手画脚神情紧张。


「......」

 

「如、如果造成轰君的困扰的话那我还是收回、咦?」

 

绿谷出久看到对方的沉默想收回送给对方的礼物时,轰焦冻却突然将他抱到怀里,在绿谷出久还没来得及反应下轰焦冻像是将这几日下来累积的情感全部释放出来般紧紧拥着对方。

 

「喜欢你绿谷......很喜欢......」 

 

当他收到那份礼物时,取代疑惑的是不断膨胀的喜悦和情意,这是他第一次知道被送礼时那份暖意是多么令他感到幸福。

 

绿谷出久听到轰焦冻突如的告白,原本因霜雪而冻得有些红润的双颊顺间又添上一层霞晕,但他并没有推开对方,反而小心翼翼地回抱着对方,笑开了眼。

 

「我也喜欢你,轰君。」

 

 

 

第一次的初吻,是犹如初雪般融化在心头。


【轰出胜】葬了谁的温柔

 

*来自虐向20题里的题目

*出久死亡向注意

*职英身分 

*短篇玻璃多

*胜出部分居多

轰→出←胜双向暗恋

 

 

 

 

 

 

 

爆豪胜己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

 

当双脚踏在墓碑前的草木上,他很肯定,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这么澹然。

 

双眸看向刻文上的字迹,此刻在这安眠的不是谁,而是跟他从小至大的青梅竹马,绿谷出久。

 

被风刮雨晒的墓碑此刻看起来有些磨损,爆豪胜己用已经长了不少薄茧的指腹轻轻地抚着一角,那是岁月的沧桑留下的痕迹,也是那人唯一留下的东西。

 

「喂,废久,那些残余的废物已经被职业英雄们一网打尽了,英雄最终击败了恶党迎来和平,这不是你这个家伙一直向往的事情吗。」

 

爆豪胜己就这样对着没有人的墓碑自言自语,说着说着不禁笑起来。

 

「白痴脸和酱油脸他们为了这件事情还特定请一堆人庆祝,阴阳脸和大饼脸他们几个和其他人也有去参加,嘛,看来最近过得很快活,那群人还是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变,一样欠揍。」

 

爆豪胜己当然也有受到邀约,原以为他不会参加的众人在听到本人说同意后各个都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其中一些可以算是中学时期比较要好的人还凑过去问:「爆豪,你难不成是今天脑袋出问题了?」想当然,每个都收到爆豪胜己一个爆破过去。

 

原本是没有打算去参加的,但当爆豪胜己想到那唯一的空缺时,还是答应了下来,至少能够带替那家伙出席吧。

 

不过一回忆聚会的画面,爆豪胜己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梗在喉咙。

 

如同过去他们A班在那天很稀奇地全聚在一块,但就像是格格不入般,总是永远少了一位,但没有人说破,彼此聊得尽兴无比像是回到同学般的关系打成了一片。

 

而爆豪胜己也破天荒加入派阀里的话题,似乎彼此都心有灵犀,都没有人说到任何有关绿谷出久的话题,就算快要说到也会很自然地换个话题或是直接避开不谈,谁都不愿去拨开那埋藏以久的伤疤。

 

那无疑是致命的,对于爆豪胜己来说,也是。

 

所以有好几次的中途爆豪胜己都索性独自喝着酒坐在一旁看着其他人表演聊天,偶尔不介意给个爆破当做助兴戏码,换做是以前,大概直接上前跟白痴脸他们起哄争执吧。

 

人都说性格会随着历练而所改变,爆豪胜己也不惶多让这个事实,因此他没有马上爆怒可以说是难得的奇景。

 

喝着喝着,爆豪胜己开始有了几分醉意,看向还在狂欢的其他人,他沉默地转回到手上的空杯,再度添了酒又是一杯的入肚。

 

大概酒精也差不多正在挥发,爆豪胜己扶着有些昏倦的脑袋,半只手臂撑着桌面,不让身子倒下。

 

过了许久,他隐隐约约看见远处的一个角落出现一个恍惚身影有着那人几分神韵。

 

墨绿的蓬松头发,不曾黯淡的笑容,记忆中的小雀斑,每一个每一个都跟爆豪胜己的印象如出一辙,这使爆豪胜己忍不住喊了声:「废久。」

 

原本还在嬉闹的众人顿时笑声全无,场面陷入宁静,几乎全部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爆豪胜己身上,而爆豪胜己就像是没有察觉到似地对着没有人的地方继续喊道。

 

「喂废久!你在的话就给我应声啊!搞什么躲在那里!!」

 

像是发了疯似地,爆豪胜己开始歇斯底里地大吼着,猩红眸子此刻已有醉意却散发着执着无比的眼神,他不顾众人的阻挠放声喊叫,喊着那个名字,绿谷出久。

 

「为什么给老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他妈口上说要带来和平结果搞得自己丢掉小命,换来这样的结果很好是不是!!你那个嘴脸老子看了就不爽,明明就只是个废久,明明,只是个区区废久。」

 

爆豪胜己越说越激动,甚至一度想将桌面的酒菜拨翻,好在周围的人拼命阻止才没有酿成浩劫。

 

「醒醒吧爆豪!绿谷他已经…不在了……。」

 

轰焦冻五味杂陈地缓缓说出在场人都不愿面对的事实,就连他自己的神情在说到名字时也盖上一层黯淡。

 

「他没死!阴阳脸谁他妈跟你说废久那家伙死了!谁允许他死了!!」

 

爆豪胜己瞪向一旁的轰焦冻,表情任谁来看都是要冲上去打架的迹象,切岛等人赶紧拉住已经要上前去找轰焦冻理论的爆豪胜己。

 

「你只是不愿意面对事实而已,不光你不想,我们都是。」

 

轰焦冻对于爆豪胜己的动作没有感到任何威胁,他自己深知,对方只是想找个人来宣泄怒气和恐惧,讲那句话就是想让爆豪胜己真正明白到绿谷出久不会回来的事实。

 

「那家伙不会死的,我可没允许他死了啊!!」

 

爆豪胜己用力拍桌大吼,甩开一等人的阻碍,爆豪胜己一脸狰狞地向着轰焦冻怒视。

 

「绿谷已经走了,爆豪,你要是在这么执迷不悟,绿谷看到会怎么样。」


轰焦冻冷不防地又再度说话,让爆豪胜己一脸气愤地就要上前揪住领子,但轰焦冻却明显来得早一步紧抓爆豪胜己的衣领,前所未有的怒气在双瞳酝酿。

 

「还有,不是只有你不想承认。」

 

凌厉的目光是轰焦冻从没有在世人前展露,不光是爆豪胜己不想妥协,轰焦冻也是如此。

 

「所以给我把你那个脑袋冷静下来!」

 

将爆豪胜己的衣领放开后爆豪胜己硬生生摔到座位上,看着对方轰焦冻表情黯淡地转回头,宴会也有好一阵子安静下来,过了许久才又渐渐起了笑声。

 

───我他妈当然知道废久那家伙已经离开了,但,我可没允许他擅自给我消失啊。

 

爆豪胜己咬牙地垂头下来,发丝遮盖住他此刻的神情,拳头往地面就是一个锤下。

 

回到现在,想到这里爆豪胜己才明白轰焦冻也一样对绿谷出久有不一样的感觉,那是跟他相同的情感。

 

「喂废久,你这家伙从小到大就很让人不爽啊,敢让老子等你。」

  

「我知道平常我没什么耐心,但我愿意等你,就这一次」


最后,爆豪胜己放下手中的鲜花,像是回到小时候那般,露出一抹笑容。


p1勝出兩人合體2333333
p2小久的燦爛笑容♥♥♥♥♥♥♥

也一起慶祝小久進入前八強嗚嗚嗚嗚嗚

【置頂文】

聽說有置頂功能還不趕快發一波!!!

這裡團子,是灣家人,偶爾畫圖寫文的渣渣,平時主要看糧。

深坑我英,其他凹凸、排少、陰陽師。

《我英》

主推小久,副推轟總、弔弔、心操、治崎。
cp:all出久相關,偏食轟出、死出、心出、治出、荼出、勝出、轟—>出<—勝。不吃轟受、勝受、心受、死受、治受、荼受、渡受和他們除了跟小久外的cp,可以說是十分厭惡嘔吐,看過太多幾乎都是ooc,也不吃久攻,爆雷而且太過不符合他們的性格描寫。
bg向只吃切蘆、常梅、尾葉、上耳。

《凹凸》

主推金寶,副推瑞哥、羅德烈。
cp:all金相關,主瑞金,嘉金、雷金、羅金、銀金,雷安、佩帕、雷卡。不吃瑞金以外格瑞cp、嘉受、雷受、金攻、bg。

《排少》

主推翔陽,副推影山。
cp:影日不逆不拆。

《陰陽師》

主推茨木,副推青坊主、酒吞。
cp:主酒茨不逆不拆,青夜不逆不拆、狗崽不逆不拆、雙龍不逆不拆、龍晴、博晴、川晴、黑白不逆不拆。
不吃晴攻。